顺达平台注册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收藏频道

网站公告:

【王光明大写意人物画学术研讨会】—新时代大美风范的学术建构

2020年01月03日 18:07:14  来源:美讯网

w1.jpg

开幕式现场

2019年12月14日,“光明行——王光明水墨人物巨制作品巡回展(北京站)”在北京一耕美术馆隆重开幕。展览由中央宣传部城乡统筹发展研究中心、中国水墨画院、中国收藏家协会书画收藏委员会主办,人民书画院、北京一耕美术馆承办、淮南画院、徐州艺术馆、扬州新东方中学、安徽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睿德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爱国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博奥华商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协办。展出当代著名大写意人物画家王光明先生的时代霓裳、红楼遗梦、戏曲人物、历史回音等题材的鸿篇巨制70幅,全面反映出他近年来的艺术心路历程及所取得的艺术成果。

开幕式结束后举办了“王光明大写意人物画学术研讨会”。研讨会由本次展览学术主持、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原副主任、《美术》原主编王仲先生主持,孙克、吕品田、汤立、刘罡、肖舜之、周尊圣、张培武、陈一耕、伯揆、靳文艺、吴彤、李晓明、李强、张南山等诸先生依次发言,由学术主持王鲁湘作了精彩总结,共同交流、探讨、研究中国大写意人物画的时代发展脉络以及现阶段艺术生态中面临的困境与出路,掀起了一场精彩的关于新时期中国绘画尤其大写意人物画如何继续发展的高端学术研讨,并对王光明先生的艺术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

w2.jpg

王光明大写意人物画学术研讨会

 

w3.jpg

研讨会学术主持、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原副主任、《美术》原主编 王仲 

王仲今天的研讨会由我和王鲁湘共同主持。王光明的大写意人物画,尤其是巨幅作品带给我们极大的冲击力。美术界的学术研讨会一直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这几届全国美展工笔画比较多,写意画比较少。坦率说,中国画大写意本身存在着跟多问题。今天很多理论家和有实践经验的画家集聚一堂,我们共同坐下来就王光明的艺术,同时也研讨我们当代中国画领域里大写意画到底应该怎么发展,以及中国画大写意的主题性创作性课题。

    新时代我们的国家需要大的主题性绘画,大写意人物画家如何肩负起社会责任?我想还不单单是因为社会需求,中国画大写意人物画本身也有一种内在的冲动,它不单满足于钢琴独奏、小提琴独奏,也要搞交响乐,光明以他的实践作出了回答。中国大写意以及中国画主题性创作,他都做出了自己的回答,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w4.jpg

红楼遗梦 97×180cm 2019年


    光明多年来一直执着追求大写意人物画这个领域。大写意人物画是非常难的,为什么几届全国美展可以入选的大写意人物画很少呢?不是评委有意冷淡大写意,而是中国的写意画家没有拿出好的作品,这说明它的难点。人物画的发展还是要看它本身的基本矛盾是什么。造型问题和笔墨之间的关系问题,引申出来的是整个中国画都面临问题。我们总是在谈中国画的中国特性,有一些是属于形而上学的,但根本还是笔墨的感染力,笔墨本身的魅力。怎么把造型观和中国笔墨结合好,这是每一个中国画家一生要探索的话题。我们可以从光明的画里看到深厚的造型把握能力,同时他很大程度在追求中国画的笔墨性和感染力,探索两者的结合。光明对于形象的把握不是不求形似,而是穿透了形。把握形之后再把握才是真正的绘画的自由。自由和制约是相互的,没有制约的自由是空洞的。可以说一个画家的制约越多,制约性越多,自由度就更大,而且更高级。我们从王光明的大写意里看到他对造型的一种把握,他的辩意和笔墨的表现能力,这对当代大写意人物画有诸多的启示。

今天我们来了很多理论家和画家,我就开个头,下面请大家发言,最后请王鲁湘在学术上总结一下。下面发言正式开始。
 

w5.jpg

中国画学会副常务副会长 孙克)

孙克今天看到王光明的作品,感到震惊。宋庄藏龙卧虎,这个画家聚集的地方,大家互相的勉励、鼓励,很难得也很不容易。王光明的写意画水准已经相当成熟,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老一辈的大写意画家依旧对我们产生着影响,我常常会想,以后有没有更好的画家可以像那批画家一样有这么扎实的基本功。从美院毕业到研究生的这四十年,培养成长起来了一批优秀的画家。王光明的艺术继承了这种传统,达到这样的能力和水平,我觉得想当难得。这不仅是个人的收获,也是中国人物大写意的成就。他的造型功力和素描功夫,为中国画奠定了基础。造型能力支撑起是这一百年来中国美术新兴的现代美术教育。很多人说学了素描之后中国画就画不好,这是不对。受过良好的基本功教育,造型能力培养、训练,对画画和今后艺术发展、对艺术的把握有促进作用。当然除了造型,我们中国画还面临许多问题。如画外的功夫,艺术的感悟能力,对生活的把握,对技巧的把握等等。

谈起中国画艺术的发展,同样也面临着危机。这不是我们想要阻挡就可以阻挡的问题,艺术的精细化、精致化、制作化、工匠化,这是我们最大的问题,却又是市场的要求。但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主观的能动性,艺术创作也是这样,王光明是坚持自我的真正艺术家,他像梵高、陈子庄、黄秋源一样,没有被市场所左右,这是令人敬佩且肯定的地方。


w6.jpg

有所思 120×240cm 2018年


迎合市场而庸俗化的现状很难挽回,需要像王光明这么努力的写意画家,这样才可以让我们看到光明,看到美术的希望。看完展览心情很激动,他跟他的老师杜滋龄相比已经丝毫不弱。在王光明之前,没有这样的面貌和风格,他具有独创性,这种面貌饱含着文趣、文韵。像王光明一样的艺术家肩负着中国画的未来。希望大家一起为中国画不断传承、发展,为了中国画的新天地一起努力。
 

w7.jpg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吕品田)
 

吕品田看光明的画儿很感动,画面很清新、生动活泼,非常充分地体现出写意的生动感。有四点对光明画作比较突出的感受,一个是他的人物画在处理神态方面,特别是抓取人物的精神、性格、神态、姿态的能力非常突出,每一个感觉都是源于生活、非常自然的人物形象。这种人物画也体现出中国当代人物画的前进方向,就是面向生活,接触反映真实世界中的充满生机、活泼色彩的人物形象。光明下笔考究严谨,且极具时代感。

第二点,他画面的结构感非常好,这个问题鲁湘已经谈到,我也有同感,这种结构感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个就是从构图这种意义上理解,布局、章法。光明的画比较讲究,包括他这种大组且突破了主题性的创作,如淝水之战、吉祥草原等,他不仅仅是对人物造型形象本身进行刻画,还包括画面分割的处理,形成一种有张力的整体布局,很有气势。小品方面也很讲究构图,包括把扇面作为一种空间来处理,让人物突破了传统扇面,强调传统和现代空间的结构,通过一种方式把两种空间意识、空间感觉结构在一起,这种结构感很有特点,很有个性,也很有价值。


w8.jpg

 别有天地非人间  144×366cm 2015年


另外还有一层更加深入的节奏感,他在处理笔和墨、处理松和紧、实和虚的方面独具匠心。就像我们看到的起伏写意的画,可以看到画本身里头有一种突破节奏,又节奏鲜明的感觉,他是有节奏地把握、驾驭着笔墨元素,画看上去很舒朗、舒服,该紧的时候很紧,该放松的时候放松,该放空的时候放空了,这是一种常年的养成。这种绘画形式感是更加体现画家主体素质中比较内在的东西,也是真正动人的地方。

再有一点,光明的线条很有质量,显然在中国画的线描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尤其是他变革之前的画儿,可以看出他线描功底非常强,顿挫分明,笔在他的手上是很生动,而不是呆板僵硬。在他很多画面上都体现了他在线条上的修为,对他还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把抒写式的笔法融入主题性创作里去,很生动,这跟黄胄先生很像。主题性创作往往因为主题需要很慎重的对待,所以往往下笔很拘禁,很受制约,在光明先生的画上他通过很好的速写笔调,让画面很松快,非常值得肯定的。

传统的意象造型与状物的造型之间,有着很大的探索空间。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光明的艺术给我们提供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学术话题。


w9.jpg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180×97cm×5  2017年


王仲我接着吕品田先生的话补充几句。不管人物画怎么大起大落,根本性的矛盾问题就是对造型的认识和笔墨的关系。对一个对象的把握,对于素描,美术界无论是油画界还是国画界关于的讨论都在三岔口上,各说各的,不在一个逻辑上。有的朋友说反对国画素描,素描伤了中国画的韵,实际上如果把素描理解为画石膏就狭隘了。素描是对对象的结构把握能力,无论是花鸟、山水、人物都是对对象的把握,中国画更要用笔墨说明你对造型结构的认识。刚才品田谈到光明的探索,光明和方增先很相似,光明用他的实践做了阶段性的回答,我相信光明正年富力强,还在往前走,大写意人物画也拥有更多的可能性,是需要我们不断探索、发掘、伸展、展现的过程。


 

孙克:我也补充两句。我们中央美院五六十年代就是素描加笔墨,这个画法影响很大,中央美院的学生那时觉得浙江美院的功夫不够,基本功没有我们扎实。现在回过头看不一样了,我们这边画的很实在,造型很讲究,人家画的很虚灵、很舒服,追求的不同,味道不一样。现在再看美术史不断发展的过程,有一些画法实际上是西画形式在里面,但是没有那么清楚。虚和实的处理在时代里走了一个大路线。王光明用空灵的东西代替实实在在的东西,体现出中国画、水墨画的妙处,这一点很了不起。他的这种灵性不可强求。黄胄画到那个程度是他自己的特点,那个面貌的天才只有一个黄胄,学黄胄的话就会很死板。所以我觉得艺术的道路都不同,也无法强求,保持这种探索和实践,自然就会取得更高的成就。
 

w10.jpg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人民书画院院长 汤立)
 

汤立刚才几位理论家已经做了点评,光明两位同学就回忆也做出了一些评价,我是花鸟画家,我的角度可能跟他们不一样。今天提前一个多小时到了展厅,为之一惊。把大写意的人物画画到这个程度,当代还不多。总体来说他的写意画对以写实派为主的写意画是一种超越,对近现代大写意,包括刚才说的方增先先生来说有一个新的发展。更可贵的是他的画具有现代气息。人物画从素描体系走过来的,要想在写意画中进行突破非常之难,我觉得从这个画里已经明显感觉到他跟前辈的画家、学派的画家已经拉开了距离,又往前走了一步,但他并没有偏离传统和大写意精神。

改革开放的前三十年,文艺是排斥传统的,后来又面临西方文化的强势冲击,当时全部都是西方艺术,那时对西方是仰视的,中国写意画举步维艰。现在经过几十年发展,我们面临大国时代,以一个平常心来看的话,大写意有它的特点。我们的写意体系是西方写实画派、印象画派学习的东西。包括毕加索受到东方的影响才有西方的表现主义,我们的写意画客观说,跟他们的表现写意是一个体系。大国复兴的今天,要确定东方表现主义,我们要建立这样的体系,如何和西方的作品对话?我们应该建立一个平等对话机制,光明的写意画在这方面做了非常有意义的探索。


 

w11.jpg

宋人诗意 180×145cm 2019年 

西方艺术印象主义表现之后完全抽象了,抽象再怎么发展?有一些理论说我们的艺术是从具象到意象、抽象,那抽象之后再怎么发展呢?我跟鲁湘讲过就是之前说的西方哲学已经死了,西方艺术是不是已经死了?走到没有发展的余地该如何?我们的印象体系代表了人类最有智慧的一种体系:半抽象。太写实的话可以拍一个照片,太抽象谁都不懂,都可以玩的话就没有意义。写意是最高明的东方智慧,西方的意象来自于东方,我们的意象来自于两千年前,那时候谈到了意象,这是最适合人类发展、适合人类精神文明发展的体系。这条路光明先生走出了正大气象,代表了世界未来体系中,中国的东方表现主义体系。取得这样的成绩应该给予大大的肯定,同时对光明先生以后更大的成就报以期待。

w12.jpg
 

中国美协理事、中国国家博物馆书画院院长 刘罡


刘罡作为一个山水画家谈人物画,只能谈一点浅薄的感受。今天这么多的大理论家在场,非常难得。今天来参加光明行画展,我基本的感受就是同学的情谊。我记得九十年代初,大概是1993年中央美院是第三届进修班,当时郭怡宗老师是副主任。按照我们班主任郭老师的说法,你们93年级的班过了十多年,呈现出这么多艺术人才和艺术面貌。现在看有辽宁画院院长冷旭,山东省美协主席张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周尊圣,著名画家、教授唐秀玲,国防大学特聘教授马万国,他们活跃在画坛上并有着相当影响力。当时进修班二十多个人,接近三十年过去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同学在这个圈子里。一晃二十多年,当时分了三个小班,王光明是是大班的班长,他的人缘特别好,二十多年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光明兄非常和善、谦逊,有君子风度,我们经常在电话里聊聊天儿,谈的往往是做人,也进行着艺术交流。

谈一谈光明的艺术,第一次看到光明兄这么多的作品,可以撑起宋庄这么大气的一耕美术馆,确确实实可以代表当代写意人物画家的水平。从大作品、大尺幅到小品,让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的老班长非常突出的笔墨驾驭能力。他的写意人物,特别是诗意人物,就像几位老师说的,突破了形的桎梏,笔墨神采飞扬。4月份我主持了一个石鲁长青的研讨会,谈了三个多小时。我就问以神写形,石鲁先生跟你们说过什么?石鲁的弟子说石鲁讲得非常简单:我给你举一个以神写形的例子,当你在草原上,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突然出现一头牦牛,一个庞然大物冲着你过来了,一下就到你眼前,你看到的是形还是神?石鲁先生用这种方式解决形神的问题。


w13.jpg

醉仙图 180×145cm 2019年


这就是石鲁先生的聪明之处。他曾画过一个牡丹,别人画牡丹就把牡丹有多少瓣画出来,但是石鲁先生画牡丹用焦墨画了一个硬壳,然后用笔戳着牡丹硬壳,画出来想挣脱、想开放的感觉,而且又受了壳的桎梏状,呈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光明兄的作品也悟出来了中国写意人物画的精神,才可以画出大笔墨、大笔头。他的写意人物画形神把握和造型的简约是值得我们学习提倡的。他的作品无法跟他成长过程分割,光明在安徽受浙派的影响,后来到了中央美院,后来他给杜滋龄老师当助教,杜滋龄先生又是一个大派大家。光明兄作品中有浙派体系的传承,更多的是保留了浙派的简约、放纵。现在光明应该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南北融合之后,很出彩的大写意画家,他在我们这个时代是非常典型、非常优秀、非常有代表性的人物。

 

w14.jpg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周尊圣
 

【周尊圣】:刚才听了几位美术评论界的专家,吕品田老师和孙克老师、王仲老师都是美术界的泰斗级别人物,这些年经常看到他们的文章,对美术的探讨、探索,在他们的文章当中和评论当中学到了很多。刘罡讲述了光明在美院上学期间的故事,很感动,我听的很入迷,感觉回到我们班级里。确实在我们班级不大,现在活跃在美术界的大约有几十个,其中光明就是一个,我应该说是光明的忠实粉丝。第一是我的班长,第二是我们的兄长。为什么我是光明的粉丝呢?近些年来光明在北京和左右的地区,比如说河北、石家庄以及北京的其他区域频频搞展览,包括新疆和南方地区,每一次展览都要给我打一个电话,我每次都要到场祝贺他的展览,每次都是一个触动,都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

从大写意的角度来说,因为我和刘罡一样画山水的,对人物画真的不好下评论,但是从大写意角度我简单说一说。我前不久刚刚创造了一批陕北的黄土坡的一批画,我一直在想刚才谈论到的问题,就是如何创新、如何反映这个时代,如果用山水画迎合这个时代可能难度更大,包括重大题材和我们用一些人物画反映这个时代生活面貌,乃至人这个时代精神状态,用人物画表现更加贴切一些。


w15.jpg

青春之歌 136×68cm  2016年


我画黄土坡这批画过程中有这样一种感觉,我们在这个期间这几年来一直倡导大写意精神,这个大写意在中国画从毛笔一根儿线条、一块儿墨,怎么在画上走心、创新?难度很大。

刚才孙克老师和王仲老师都讲到,吕品田老师也说到了,就线条组合来编制一种什么,或者是用线条的水墨强化它的节奏,我觉得这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因为我也在画写意山水,在我画这批画的过程中,感觉要强调的是中国画精神和写意精神。

我走进展厅之前没有看到光明这么多的作品,而且是这么大的幅式。光明的展览我参加了很多次,这一次是我看到最大的规模、水平最高的一次。我在楼下跟他说这批作品太好了,非常震撼,这批作品无疑是成功的。


w16.jpg

青春之歌 136×68cm 2018年


 

追求写意精神,我们从古人的写意绘画一直延续到现在,推进一点点都非常有难度,非常难。在光明的大写意当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艺术家的探索,敢于去用大写意的胸怀画他的大写意,又敢于办这么大规模的展览,而且是全国巡回展,而且有这么一个高品位的学术研讨会。首先这就肯定了他的作品是成功的。因为艺术在探索的路上,只要他敢于探索、敢去做,他就是成功的。


 

w17.jpg

(荣宝斋画院教授、名家工作室导师 张培武)


张培武:我和光明先生是老朋友了,光明每次画展我几乎都要参加,每次参加看一次就有很大的感受,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最近看的画展很多,真的可以看出点味道,看出点名堂的画不多。

今天看了光明的画之后有几点感受,第一,光明的笔墨结构非常讲究,有一些作品很放,放的有度,还有收,能放能收,收有质、有味道。另外我很喜欢他的小品,小品非常有味道,不论是用笔、用墨还是形式、构图、章法非常有讲究,能到达这样高的水准不太多。同样是一张纸、同样是一幅画,在他的手上可以表达的这么好,格调这么高,真正体现画中有序,序中有情、序中有味,序外有因。我们可以从他小品当中,每一个构图当中发现他是突破了中国画的常规,真的“出格”了,格是高格,格外有因。

今天研讨会带来了很多有价值的经验,很多问题我们在思考之后,还要做出很多探索,我就不说多了,祝光明画展成功,谢谢。

 

w18.jpg

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导师 陈一耕

【陈一耕】:宋庄这些年聚集了上万名艺术家,像老一辈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艺术家有黄永玉先生,当代的有方力钧、岳敏君先生,学术界的有栗宪庭、王仲先生,我认为王光明老师也是一个代表性人物。

王光明老师他年长我十几岁,在人多的时候我称他王老师,人少的地方我叫他老兄,既是老师,也是兄长,又和朋友一样。这几年我俩往来比较多,相处的非常好,他是我的榜样。

我觉得讲艺术首先要讲人品,人品即艺品。所谓人品:品德、品格、品位。光明老师一是在品德上,言行谨慎,守信守诺。二是在品格上,乐观向上,处世圆融。三是在品位上,高尚、儒雅、阳光、真实。就像刚才刘罡院长说他有君子之风,有大气象者。而光明老师在大写意人物画造诣上:一是把握整体,力求精炼,以少胜多,突出人物形象特征和精神气质。二是用墨清润,行笔轻快,貌似松散,实质内聚力量,松而不散,枯而不燥。无掩饰、无造作,以质朴、苍劲、拙壮、纯真之美感染人。


w19.jpg

唐人诗意图 144×366cm 2018年
 

以前我经常看到刘罡院长的作品,他画的画大笔头、粗线条,大笔挥洒,无比快意。近几年我去西双版纳画花鸟也试试大笔头、粗线条的味道。这次展览中又看到王光明老师水墨人物画一批巨制作品,大笔墨、大气象,非常震撼。

今春开始,经过半年时间重新打造的一耕美术馆,第一次举办“光明行”王光明水墨人物巨制作品大展。今天到场的重量级嘉宾有王仲先生、王鲁湘先生、吕品田先生、孙克先生,汤立先生,以及刘罡院长、周尊圣先生(周尊圣先生是我第一次见面)。还有很多各界领导,新老朋友相聚一耕美术馆,参加王光明老师这场高水平、高质量,非常精彩的大展。各位老师和嘉宾对王光明老师的作品评价非常高,而且非常到位。这也证明了王光明老师的艺术水平和人格魅力,以及他在艺术界的影响力。所以我想王光明老师在宋庄是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人物,因为现在的宋庄不仅仅是宋庄的,它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我就说这么多。谢谢!
 

w20.jpg

(广西师范大学艺术系教授 肖舜之


肖舜之】:很高兴可以参加这次的展览和研讨会。几年之前就在画报、杂志上见过王光明先生的作品,留下很深的印象。研讨会遇到很多同行和老朋友,大家都做了很好的论述。

归纳起来有两方面,一个是王光明继承了传统,他一直抓住了中国笔墨这一块儿,将南北综合,把南方的秀、灵动和北方的厚重结合起来。尤其是大的作品,豪迈的大笔头创作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如淝水之战,用大写意的手法,自由地书写众多人物造型。中国的画坛特别是全国美展非常缺失这样面貌,他在大写意里一直坚守我觉得很不容易。

谈到大写意,这也是表现出他个人大豪迈的笔头挥洒的大亮点,包括小品都有很强烈的驾驭画面能力,把画面理解的很深刻。在大写意豪放用笔中表达严谨的造型,另外一方面在严谨的造型上又是可以自如舒展。在形式结构方面光明先生同样做的很好,在虚实之间,形式和内容之间把握得非常精准。

如何突破中国画是一直探讨的问题,分开来说就是笔墨问题、形式问题、内蕴问题。笔墨个性化和图式的个性化,需要画家的综合修养来归纳。个性化当然是因人而异,每一个画家呈现独特的风格和语言,各有各的造型,但是表达出来还是个人生命流淌出来的。个性化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个人生命的经历,使他可以画出的线条有他个人化的生命,我觉得这就是艺术家非常重要的价值。


w21.jpg

扬州八怪造像 180×48.5cm×8  2007年


刚才王鲁湘老师开幕式的时候谈到小品,王光明图式打破了原来只用所谓的扇面、圆形、方形,他做了思考并突破。一种个人图式的设想或者开发相当难得,比如王光明先生的《淝水之战》,整篇几大块儿只有两种颜色,我看到只有白色或者是红色,或者是红色带紫色。在形式里形成很强的判断,除了共性之外还有王光明的个性,这点弥足珍贵。

前面孙克老师讲的比较好,艺术本身就是有每个人的不同,光明兄在这方面一直在走他自己的路,思考如何把个性化更强烈而不是更加鲜明。所谓大师不管是齐白石、黄宾虹还是潘天寿等等,这些非常个人化的语言和图式对我们有着深刻启示,促使我们对自己挑剔、严格并不断往前走。王光明的展览非常成功,我看了之后非常受益。再次预祝王兄展览成功,希望你走的更高、更远。


w22.jpg

(中国水墨画院青年画院院长 吴彤


吴彤:刚才各位老师谈了很多,非常生动。我就想谈两点,今天看了王老师的作品展,很多巨幅的大写意作品使我相当震撼,用变化多端的中国笔墨画出了巨幅作品是需要深厚的功力,而这些功力经过文化的修养、文化的历练、多年的积累所逐步形成的,像我们看老一辈画家五十年代作品和现在的作品发展历程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当代很多的年轻人大写意作品很缺乏,当然,年轻人本身还需要锻炼、历练、成长。

王光明先生的小幅作品很有戏剧性、很有趣味,人物与人物之间有着交流感,这样就形成了绘画中的戏剧性,这种戏剧性在当代中国画当中很缺乏。我们看欧洲古典绘画和大历史题材作品,人物与人物之间的交流都是密切和有故事性的。怎么样可以把人物的呼应和冲突关系在绘画当中更多的表现出来,我们期待今后可以看到王老师在这方面的更多成就,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w23.jpg

(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 伯揆
 

伯揆伯揆:谢谢三位王老师,因为我是画写意花鸟的,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在光明兄人物画上发言,也不知道能不能说到点上。我跟光明兄认识这么多年,每次见到光明兄都是正气凛然形象,满满的笑容感染着我们,传递的总是光芒,特别吻合你的名字叫“光明”。经常跟光明兄三三两两聚会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提到,包括刘罡院长也没有提到您的酒风那么豪气,畅饮时痛快淋漓,从不扭扭捏捏,豪气十足。所以酒风如人风,人风如酒风。

艺术家自身的生活状态也会反映到他的作品当中。象由心生,我从光明兄的作品上看到不管他塑造的任何形象,不管是高士还是历史题材的人物,或者是先贤,这几年他又塑造了很多都市题材的人物,比如说都市的女性,男孩儿或女孩儿,都用率性的笔墨表现淋漓尽致,就如他的畅饮一般。从他的作品上最能打动我的还是小品,这些小品如何打动我的呢?通过你的作品,让我回到了童年那些难忘的时刻,光明兄捕捉到了人的内心深处最值得回味的点,另外我觉得他把一种本身是平面空间的格局,利用纸的特征表现到三维空间里面去了。让人看了之后别有一翻趣味与情境。我在书上看到有一个《霸王别姬》和《空城计》,以及《观鱼图》,我觉得这种趣味在艺术家敏锐的角度里难能可贵。我第一次看到光明兄在几年前的展览上,现在还记忆犹新,这种空间的运用很巧,很新颖,把所塑造的色墨中的笔墨之趣,叙事之趣,情态之趣,都表现的很好。我一直在想能不能把这种感觉运用到我的花鸟去?我还没有探索,一直在观摩。


w24.jpg

观鱼儿  30×30cm 2018年


通过这次的展览我又全面的看到光明兄的作品,除了趣味性让观者深入眼球之外,又被他这批非常有震撼性的巨作,大场景作品感染了。也算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些巨作。从作品里看到了他强调个人个性,个人风格的表现绘画同时,又结合了西方表现主义色彩及现实主义绘画的特点,以色彩和结构、造型等元素融入到中国写意人物画的创作当中,我觉得他人物画的造型不是把当下流行的西方素描造型的方式直接搬到他的绘画语境中来,而是把中国写意注重的笔墨形态的趣味结合他要表现的形象,自然的心中生发的情感,注入到自己的笔墨及造型中。“形”是“神”的载体,通过光明兄的作品里我觉得形是通过光明兄心性的那种改造所表达出来的那种神韵。这是我今天整体看到光明兄作品的感觉,他这些大幅作品让人产生一种沧桑深邃、一种不屈的积极向上精神。

这是我看到和我所感受的。总得来说,通过这次展览我觉得我更全面认识了光明兄,您是一位真正艺术家,不做作,不矫饰,用自已的笔墨渲染您精彩的人生,谢谢您,就说这些。


w25.jpg

中国画创作院花鸟创作室主任 李晓明

 

【李晓明】:今天来的人很多,有很多老朋友见面,很热闹,来了这么多大理论家,大家对光明兄的作品赞赏有佳,就说明光明兄的展览已经很成功了。开始的时候王仲先生提到的笔墨与造型的问题,笔墨趣味与制约的问题,这都是中国画至关重要的。大家经常提到的素描与中国画的矛盾,素描的介入和负面作用,相当一段时间是很热的话题。素描的介入应该是历史的节点,其实就是造型与表现的问题,素描的介入应该看你实际上有没有真正的理解素描,有没有消化。如果消化了的话素描应该发挥出积极一面的作用。如果生搬硬套把素描搬到宣纸上,这条路走不通。


w26.jpg

红楼遗梦 90×16cm×4 2019年
 

光明兄接受过素描教育,但是素描和中国画的矛盾在他这里不是问题,解决的很好。我觉得他解决的好应该是基于他对中国传统绘画的理解,如果只有素描的先入为主,不再对中国画、中国传统笔墨、传统文化有深入的理解,那么我感觉很容易走偏。从他的笔墨线条等中国绘画语言规律的具体把控上来看,是非常到位的。他画面中的线条、墨韵、色彩、空间,黑白灰,点线面,都融合的很好,另外信息量也比较大,尤其是他的大幅创作深入与松动,笔墨与节奏,整体的把握与控制都很到位,作品很有张力,非常出彩,很震撼。

面对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我们不可能不受外来文化的影响,如何创作出更具有时代特征和传统文化内函的作品,是我们共同期待的,谢谢大家。


w27.jpg

著名画家 李强)


李强:我是光明兄的老同学,一直以来从事书法篆刻。光明兄的艺术,最打动我的是他的超脱,在这个年龄段中,在他的心境中,他的作品可以带来感动。因为他把自己的本心呈现了出来。有时创作受到现实左右,不得不画一些不喜欢的东西,套路性的作品充斥着我们的耳目。光明兄从自己的本心出发,完全坚守着艺术的底线,用自己最本真的表现来感动他人,既不盲目迎合时代,也不追随某一个体系,这是最难能可贵的。

光明的艺术格调非常高,东方或西方的观念,在作品中已经不再重要了,他把笔墨、生命、性格完全融合、表现在一起。跟光明兄交往,不论是谈吐、交流的方式,都非常让人亲近,他可以画出这样感人的作品,跟本人的性格和胸怀也有关系。人可爱了才可以画出可爱的画,自己感动了,随之也感动了大家。寒冬时节可以看到光明兄的展览,非常荣幸,我想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他的作品也会随着展览开始影响、震撼全国!

 

w28.jpg

(宋庄国画院副院长 靳文艺


靳文艺:见面之前,早从报纸上认识了王光明,他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后来拜访了他在宋庄的工作室,心里非常的高兴,又有一个优秀的画家进驻了宋庄。看画、看作品,他已经非常成熟了,在我的心目中,他代表着宋庄人物画的最高水平。谈到人物画,刘罡老师讲的跟我想说的比较接近。神和形的把握,确实是作为人物画家,乃至所有艺术家一生都在探索、探寻的课题。我们画画特别想追求笔墨效果,有时候觉得越放越好,但是稍微走的放一点,过一点,粗犷就变成了粗野,粗犷和粗野就一步之差。今天我们看到王老师的小品,画的有些通俗化,但通俗不是庸俗。我们一生可能都在把握这个度,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标尺,做的恰到好处作品就比较完美。大家看光明笔下的形和神、笔墨和造型,他都拿捏的非常好。中国的哲学、中庸之道是中国人的东方智慧,无论从政治上还是从个人的成长历程,只要可以把握中庸,成功度就大,人物画我觉得也是一样的。
 

w29.jpg

吾心似秋月 136×68cm  2016年


 

我们宋庄有宋庄的优势,这个地方是艺术激情燃烧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量的作品产生,因为艺术就是生活。所以大家谈的、做的都是画画,跟画画无关的事儿我们很少牵涉。在大的环境中我们有一种感觉,每天都是如履薄冰,什么意思?稍有放松就让青年一代毫不留情的淘汰掉,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想宋庄的艺术家都会有更好的发展,谢谢。

 

w30.jpg

(北京国画艺术家学会副会长 张南山


张南山我和光明兄是04年国家画院同届的研修班同学,光明是在杜滋龄先生门下,而我是在姜宝林先生工作室,虽然不在一个班,但是所有的大课基本上在一起,所以相识相交。老兄长我很多,和蔼可亲,交往日深。姜宝林先生的学术创作思路,就是“既要笔墨,又要现代”,这就是我们今天观看光明兄绘画最直观的印象。对于中国画的创作,传统的笔墨语言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在绘画的形式、构成上要有新的探研。中国绘画的笔墨语言、精神气质是我们通过画家绘画本身的物像,来展现画家“明心见性”的体验过程,表明画家对于绘画本体的心理认知和心性的自然流露,通过这个画展可以体会到光明兄尊崇内心的感受,又可以抒发画家的心性,这是最直接的认知。


w31.jpg

孤僧采药归 136×68cm  2016年
 

光明兄经历了多年的求学历程,从中感受到画家活到老、学到老的治学经历,他的求学经历跟我们大多数画家一样,他是先后在中央美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研修并担任班长和助教一职,但是每一个时期就有一个新的绘画作品风格的出现。今天我们看到的作品除了下面的巨型作品和小品之外,另外青花瓷系列人物画像的创作我是第一次见,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光明兄的绘画张力体现在绘画的笔墨语言当中,从布局到形式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知道光明兄是从油画创作转到国画创作上来的,所以他的绘画元素和笔墨经验很丰富,尤其是在绘画的体积感和综合的修养方面的元素比一般从事中国画创作人更加深厚,能放能收,收放自如,这也是光明兄中国画最终的绘画境界的拓展和外延。在光明兄创作当中,传统的、现代的、民俗的、西方的、创新的绘画形式都有,但是总体上多元的绘画风格奠定了画家丰富的生活经历和中西绘画的关照层面上的协调统一。是画家绘画的心境体现,在这个体验的过程当中也有很多困惑画家的不确定因素,当然,这种绘画风格的嫁接与融合,也是画家今后创作需要审慎之所在。如何解局我觉得他这批小品画已经给出了答案。就是“明心见性”。这一批小精品创作的出现,往往比创作大画更见性情,更能展示画家自由自在绘画的纯熟与圆臻。这是我的直观的感受

最后还要说一句,今天的宋庄不再是现代艺术品充斥的宋庄,很多优秀的中国画家已经入驻,同时有王仲老师等诸多的艺术大家和理论家的入驻宋庄,也提升了宋庄的文化品格,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宋庄,多给宋庄更加宽松创作的艺术空间,来维护和提升宋庄的艺术品格。谢谢大家。


w32.jpg

王光明先生讲述大写意人物画的创作理念、审美追求,并诚挚答谢 


王光明今天这次展览会让我特别感动,听了各位老师的解说,再次受到了新启发。有的是我没有想到的,有的是必须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王仲老师、吕品田老师、汤立老师、刘罡、尊圣和其他朋友一样,说的都非常非常到位,非常感谢,也非常痛快,让我一些新的想法不断产生。也希望鲁湘先生在总结方面给我一点有力的提示,谢谢! 


 

w33.jpg

(研讨会学术主持、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凤凰卫视高级策划 王鲁湘


王鲁湘:非常感谢王光明先生的展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深入探讨当下中国写意人物画如何发展的思考机会,也非常感谢今天下午与会的各位画家、各位理论家对王光明个案所展开的自己独立的思考。我听了一下午,非常受启发,我现在根据所做的笔记对今天下午的学术研讨会要点进行一下归纳。

 

研讨会开始的时候,我和王仲老师有一个小商讨,就是这个研讨会要开成什么样的研讨会?我们觉得这次研讨会是难得的机会,借王光明展览的个案,展开谈谈一些当下中国水墨写意绘画所遇到的困境。以此来探析困境中大家的思考是什么,以及王光明个案中自己对困境提供的解决方案。


w34.jpg

空城计 30×30cm 2019年
 

王仲老师一开始的时候所提出的几个议题,就非常具有理论深度,第一个就是当下中国画大写意人物画到底怎么发展?第二个,大型的主题性绘画到底怎么搞下去?第三个中国大写意人物画家既然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搞搞自己的小提琴独奏,包括搞搞室内乐,而是想搞大型的交响乐了,面对这样发自内心的冲动我们怎么办?第四个大家都在吐槽诟病全国美展入选的大写意人物画作品少之又少,这是评委的偏见还是大写意自身存在什么问题?第五,中国的大写意发展到今天自身的基本矛盾是什么,比如说笔墨与造型恐怕就是一百年以来几代画家都面临,而且都在努力解决的中国大写意本身的基本矛盾,怎么把造型的问题同笔墨语言结合好,王光明个人的努力提供了什么样的解决路径?

比如说大家都承认王光明造型能力强,造型能力强与他转益多师,多元发展以及包括他的求学道路有很大的关系,他从油画转到中国画,毫无疑问比没有学过油画人的素描能力、造型能力是要强很多的。

    但是这往往会成为一个障碍,因为他会和中国画的笔墨,会和中国画所要求的趣味产生很大的矛盾。我们中国画尤其是水墨人物画发展到今天,对于许多人来说本身的矛盾不是造型的问题,而是把握了造型能力之后怎么再扬弃这种能力?就是王仲老师开场白中提出的,怎么把制约性和自由度的关系拿捏好。在王仲老师看起来,其实这是艺术普遍规律,而不仅仅是绘画,包括舞蹈、书法、篆刻,包括所有的艺术门类一定是一开始把制约性定义最高的人,最后可以达到的自由度一定最大。没有一个在他的门类当中把制约性放的很低的人,最后可以成为大师,这是不可能的,这不符合艺术规律,艺术本质上就是戴着镣铐跳舞。

 

w35.jpg

安徽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孙家鼐与京师大学堂》334×500cm 2012年


王鲁湘:孙克先生在发言中结合最近去世的方增先先生,回顾了人物画几代人,方先生去世不仅仅是生命的消失,也是中国水墨人物画标杆的遗失,他有相当长的时间已经离开了我们的视野,可能有很多有年轻的画家不知道方先生为何人,但是他一旦去世之后我们蓦然回首发现这样的标杆人物曾经做出的贡献,以及他让我们想起一代一代中国水墨人物画前赴后继的努力,让我们感觉到他历史的沉重和沧桑。

在当下,在2019年12月这一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在宋庄看到了王光明的中国人物画。但是在他的身后其实是一个世纪的努力,中间有方先生这样人物的崛起,突然让人看到中国写意水墨人物画非常光明的未来,方先生的出现给已经让人感觉绝望的中国写意水墨画带来了一片生机。在他之前水墨画一直画不好劳动人民,画来不是高仕就是仕女,画不好当代人物、劳动阶层。方先生的出现带来了这个希望,这个希望在政治上的意义极其巨大,他等于给中国写意水墨画一张进入时代的门票。

这种政治上的通过之后接下来的是几代艺术家个人在艺术语言上的不懈努力,可以让我们想起一代一代刚才说的刘文西、吴山明、刘国辉、周思聪,没有这些人就不会有王光明。王光明今天的潇洒、造型和水墨趣味,融合了多少代人努力,一点一点语言的积累才达到我们今天用水墨来说话的自由。


w36.jpg

醉仙图 120×240cm 2019年 


孙克先生特别提到了中国画遇到的危机,精细化、精致化、制作化、工匠化,四化合起来其实是迎合市场所形成的庸俗化,他认为是目前中国画遇到的危机,他感觉到王光明的画正好跟这样的趋势对着来,孙克认为像王光明这样画画才可以看到未来,所以希望王光明或者是比王光明更年轻的中国画家可以画出一种新的时代趣味,不是不要时代性,但是趣味不能庸俗化。

吕品田先生以一个学者缜密的思维,针对王光明的绘画和一般规律提到四点,第一点就是王光明的绘画作为人物画,在抓取性格、神态、情绪上是非常突出的,而且是很生活化的,在造型上非常考究。第二点画面结构、构图、布局、章法非常讲究,他的布局有很强的内在张力,不仅仅大型主题绘画如此,小型扇面绘画在空间构成的处理上,可以把笔墨和空间结合起来,吕品田先生特别注意到了王光明先生笔墨之间松和紧关系、实和虚的关系形成了一种让人非常舒服的节奏。他认为获得这样一种节奏感,其实是常年养成的素养,没有这样的节奏感就不能谈到艺术趣味,也不能谈到艺术的高下,这种节奏感是艺术家区别于常人的地方。第三我们讲中国画,一定要讲到线条的质量,王光明的线条是有质量的,他的线条赋予强劲的感觉,毛笔在他手里非常生动活泼。第四点,王光明的绘画让人想起黄胄先生的创作,黄胄先生的作品就是生动,而且黄胄先生的作品在他的时代,往往用和生活零距离的生动性突破了当时主题性创作形成的拘谨和呆痴。王光明画的很灵动、自在。吕品田先生认为王光明作品有一个可以上升到认真讨论的话题,他从王光明的作品中看到一批水墨画家的趋向和趋势,就是原来比较传统的笔墨,笔线造型,有一种向笔触、团块转移的趋势,传统的意象造型也向更加写实转变的趋向。解构了传统的笔墨线条,又怎么去重新建构起笔触造型的语言呢?王光明提供了一个有学术探讨价值的个案。


w37.jpg

王光明 淝水之战 180×97cm×13


刘罡先生发言中回顾了和王光明先生的同学情谊,他和这个老班长感情很好好,几位先生都提到这一点,这说明在王光明的绘画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了感染力、正能量。画如其人,这种感染力,与王光明这个人的坦率、真诚、心地光明是密切相连的。

刘罡也提到王光明在他学艺成长道路中的几次选择,刚开始学油画,在淮南他最早受到的是浙派的影响。但是1993年到了央美之后又必然受到徐蒋体系的影响,后来又到国家画院。所以他看王光明表现的时候不能把他的成长道路分割,应该完整地通过他的成长道路,贯穿起来认识今天的王光明,他本身就是浙派和徐江体系的传承,是非常典型的南北融合后的优秀、有代表性的水墨人物画家。

周尊圣也是他93级美院的同学,他也回顾了跟王光明同学时候的故事,感觉到大写意精神说起来容易,贯彻起来、做起来,无论在山水画、花鸟画和人物画上其实难度都非常大。今天的大写意画家要探索新路,要有自己的时代风貌,但是又仍然是一种大写意精神的传承,做起来非常的难,但王光明敢于去做。他在前人的基础上,哪怕推进了一点点,这都是他们的成就。

 

w38.jpg

研讨会现场 

汤立先生作为一个花鸟画家,谈到了水墨写意体系的中国价值,因为这个体系毫无疑问有更多的证据,证明影响了西方绘画的转型。西方之所以有二十世纪的绘画转型,而且转型一旦确立,不可再回头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来自于东方的力量,来自东方的影响。所以汤立先生提出要建立东方的表现主义,或者说要建立东方表现性的意象绘画,而王光明的水墨人物画在这方面做了非常有益的尝试。

汤立先生认为写意画的意象体系,这样的思维代表了艺术的至高智慧。这使我想起东方智慧和西方智慧的很大区别,西方的智慧是一种刚性的逻辑智慧,也就是黑格尔借用古希腊悲剧文学中说的弑父,儿子要通过杀死父亲才可以自己上位,孙子又会把儿子杀死,代际的过程是不断否定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带有某种线性的特点,这在歌德的诗中有明确的表达。最后是黑格尔说的艺术终结进入哲学。但是东方智慧是知止的智慧,什么东西都知道在哪里停下来,什么东西都知道哪里是边界,到了那里要重新回到原点重新吸取能量再出发,形成不断的循环往复的过程。

张培武先生、陈一耕先生作为王光明的老朋友谈到了他们一点作为画家的体会,张培武先生认为王光明的画最让人佩服的就是他的收放自如,收放有质,包括他的画有格调、有味道。陈一耕认为王光明的画常常可以做到以少胜多,笔墨的气象非常宏大。肖舜之认为王光明做到了南北综合,把南方之秀和北方的雄奇结合得非常好。以大笔墨书写人物的造型,走了一条赋有自己个性化的道路。


w39.jpg

氤氲 34×136cm 2019 年


张南山先生特别提到笔墨和现代的关系问题,他认为王光明的绘画也是在照顾这两个方面,既要笔墨,又要现代。

李强先生特别提到王光明的作品有一种超脱感,哪怕是画大型、主题性的绘画也有与常人不一样的地方,他也希望王光明可以更多的超脱外在、社会的影响,更多回归到自己的本我。

听了今天下午各位专家、学者和画家的发言,其实我有一个简单的想法,其实我们的发言说来说去仍然没有离开四个问题,第一个就是中国画家必然逃不开的南北问题。这个南北问题不仅仅是地域上的南北问题,还包括董其昌提出的南宗和李思训提出的北宗的问题。第二个是中西问题,这也是二十世纪的中国画家共同面临的问题。然后是古今问题,古今问题历代都有,另外就是画家不可回避的形神问题。


w40.jpg

 集贤图 144×366cm 2019年  


另外就是我认为几个之间,一个是具象与抽象之间我们怎么拿捏,在造型与笔墨之间我们怎么拿捏,在叙事和绘画之间怎么拿捏,另外是主观与客观的拿捏,四幅高士显然画得主观,但是青花瓷系列的仕女画的相对客观。到底客观好还是主动好?在主观和客观之间怎么拿捏?在朴茂和巧趣之间?今天研讨中发现了不同的争论,有希望更朴茂一些,另外有认为巧趣和巧绘更感动。这也是绘画、书法篆刻必然面对的问题,我们开了一个非常好的、高质量的研讨会,再次对王光明先生以及今天与会的各位画家、专家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大家!

 

w41.jpg

研讨会现场

王仲鲁湘先生的总结非常精彩,把我们两个半钟头的内在逻辑非常详尽地梳理一遍。通过这个梳理也可以看出我们今天的研讨会确实是很有学术质量的研讨会,我主持过很多研讨会,像今天高质量的研讨会很少。今天以王光明的个案对中国大写意绘画做了一个总体的梳理,把王光明放到历史中考察,得到了很多非常有价值的结论,我们会整理后向全国推广,谢谢大家。


w42.jpg

右起:王光明、王仲、王鲁湘、伯揆 

w43.jpg

研讨会嘉宾合影

 

w44.jpg

王光明,笔名木然。1952年生于安徽淮南。先后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国家画院首届高研班。2005年至2009年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高研班杜滋龄工作室助教。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安徽省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一级美术师、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导师、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书画高研班导师、人民书画院副院长、首都博物馆画院副院长、中国水墨画院学术委员会专家、安徽省文联国画创作院画家。
出版有:《王光明水墨人物画作品集》(人民美术出版社)、《王光明画集》(工艺美术出版社)、《王光明戏剧人物小品集》(中国文联出版社)、《名家名画—王光明水墨人物作品》、《王光明人物画精选》、《王光明水墨画》等,作品被首都博物馆、安徽省博物馆、扬州博物馆、淮南博物馆等数十家学术文博机构收藏。
 

(责任编辑:林聪聪)